全部
  • (1749)

9.21 穿衣之禮【10.6、10】

9.21 穿衣之禮【10.6、10】君子不以紺緅飾,紅紫不以為褻服。當暑,袗絺绤,必表而出之。緇衣,羔裘;素衣,麑裘;黃衣,狐裘。褻裘長,短右袂。必有寢衣,長一身有半。狐貉之厚以居。去喪,無所不佩。非帷裳,必殺之。羔裘玄冠不以吊。吉月,必朝服而朝。(《論語·鄉黨10.6》)鄉人飲酒,杖者出,斯出矣。鄉人儺,朝服而立於阼階。(《論語·鄉黨10.10》)楊伯峻:君子不用[近乎黑色的]天青色和鐵灰色作鑲邊,[近乎赤色的]淺紅...

  • 12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24.06.13 19:10

9.20 寵辱若閑【18.3】

9.20 寵辱若閑【18.3】齊景公待孔子曰:“若季氏,則吾不能;以季孟之間待之。”曰:“吾老矣,不能用也。”孔子行。(《論語·微子18.3》)楊伯峻:齊景公講到對待孔子的打算時說:“用魯君對待季氏的模樣對待孔子,那我做不到;我要用次於季氏而高於孟氏的待遇來對待他。”不久,又說道:“我老了,沒有什麼作為了。”孔子離開了齊國。錢穆:齊景公待遇孔子,說:“像魯君待遇季氏般,我就不能了。以在季孫氏、孟孫氏之間的禮貌待孔子。”但...

  • 25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24.06.12 20:41

9.19 知其不可而為之【14.38】

9.19 知其不可而為之【14.38】子路宿於石門。晨門曰:“奚自?”子路曰:“自孔氏。”曰:“是知其不可而為之者與?”(《論語·憲問14.38》)楊伯峻:子路在石門住了一宵,[第二天清早進城,]司門者道:“從哪兒來?”子路道:“從孔家來。”司門者道:“就是那位知道做不到卻定要去做的人嗎?”錢穆:子路在石門外宿了一宵,黎明即趕進魯城,守門人問他:“你由何方來?”子路對道:“自孔氏來。”守門人說:“嘎!那人呀!他是一個明知幹不成而還...

  • 19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2024.06.12 20:09

9.18 以文會友 以友輔仁【12.24】

9.18 以文會友 以友輔仁【12.24】曾子曰:“君子以文會友,以友輔仁。”(《論語·顏淵12.24》)楊伯峻:曾子說:“君子用文章學問來聚會朋友,用朋友來幫助我培養仁德。”錢穆:曾子說:“君子因於禮樂文章之講習來會合朋友。因於朋友會合來互相輔助,共進於仁道。” 詳解:據《史記卷四十七·孔子世家第十七》記載:孔子適鄭,與弟子相失,孔子獨立郭東門。鄭人或謂子貢曰:“東門有人,其顙(sǎng :額頭)似堯,其項類皋陶(gāo yáo,與堯、...

  • 17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24.06.11 14:54

9.17 民足則國足【12.9】

9.17 民足則國足【12.9】哀公問於有若曰:“年饑,用不足,如之何?”有若對曰:“盍徹乎?”曰:“二,吾猶不足,如之何其徹也?”對曰:“百姓足,君孰與不足?百姓不足,君孰與足?”(《論語·顏淵12.9》)楊伯峻:魯哀公向有若問道:“年成不好,國家用度不夠,應該怎麼辦?”有若答道:“為什麼不實行十分抽一的稅率呢?”哀公道:“十分抽二,我還不夠,怎麼能十分抽一呢?”答道:“如果百姓的用度夠,您怎麼會不夠?如果百姓的用度不夠,您...

  • 23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2024.06.11 14:28

9.16 質文並重【12.8】

9.16 質文並重【12.8】棘子成曰:“君子質而已矣,何以文為?”子貢曰:“惜乎,夫子之說君子也!駟不及舌。文猶質也,質猶文也。虎豹之鞟猶犬羊之鞟。”(《論語·顏淵12.8》)楊伯峻:棘子成道:“君子只要有好的本質便夠了,要那些文彩[那些儀節、那些形式]幹什麼?”子貢道:“先生這樣地談論君子,可惜說錯了。一言既出,駟馬難追。本質和文彩,是同等重要的。假若把虎豹和犬羊兩類獸皮拔去有文彩的毛,那這兩類皮革就很少區別了。”錢...

  • 15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24.06.10 22:55

9.15 四海之內皆兄弟【12.5】

9.15 四海之內皆兄弟【12.5】司馬牛憂曰:“人皆有兄弟,我獨亡。”子夏曰:“商聞之矣:死生有命,富貴在天。君子敬而無失,與人恭而有禮。四海之內,皆兄弟也——君子何患乎無兄弟也?”(《論語·顏淵12.5》)楊伯峻:司馬牛憂愁地說道:“別人都有好兄弟,單單我沒有。”子夏道:“我聽說過:死生聽之命運,富貴由天安排。君子只是對待工作嚴肅認真,不出差錯,對待別人詞色恭謹,合乎禮節,天下之大,到處都是好兄弟——君子又何必著急沒有...

  • 2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24.06.10 22:32

9.14 曾參箴言【8.5、6】

9.14 曾參箴言【8.5、6】曾子曰:“以能問於不能,以多問於寡;有若無,實若虛,犯而不校——昔者吾友嘗從事於斯矣。”(《論語·泰伯8.5》)曾子曰:“可以托六尺之孤,可以寄百里之命,臨大節而不可奪也——君子人與?君子人也。”(《論語·泰伯8.6》)曾子曰:“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遠。仁以為己任,不亦重乎?死而後已,不亦遠乎?”(《論語·泰伯8.7》)楊伯峻:曾子說:“有能力卻向無能力的人請教,知識豐富卻向知識缺少的人請教;有學問...

  • 13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24.06.09 14:28

9.13 曾參臨終之言【8.3、4】

9.13 曾參臨終之言【8.3、4】曾子有疾,召門弟子曰:“啟予足!啟予手!《詩》雲,‘戰戰兢兢,如臨深淵,如履薄冰。’而今而後,吾知免夫!小子!”(《論語·泰伯8.3》)曾子有疾,孟敬子問之。曾子言曰:“鳥之將死,其鳴也哀;人之將死,其言也善。君子所貴乎道者三:動容貌,斯遠暴慢矣;正顏色,斯近信矣;出辭氣,斯遠鄙倍矣。籩豆之事,則有司存。”(《論語·泰伯8.4》)楊伯峻:曾參病了,把他的學生召集攏來,說道:“看看我的腳!看...

  • 25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24.06.09 13:05

9.12 閔子騫辭官【6.9】

9.12 閔子騫辭官【6.9】季氏使閔子騫為費宰。閔子騫曰:“善為我辭焉!如有複我者,則吾必在汶上矣。”(《論語·雍也6.9》)楊伯峻:季氏叫閔子騫作他采邑費地的縣長。閔子騫對來人說道:“好好地替我辭掉吧!若是再來找我的話,那我一定會逃到汶水之北去了。”錢穆:季孫氏使人請閔子騫為其家費邑的宰。閔子說:“好好替我推辭吧!倘如再來召我的話,我必然已在汶水之上了。”詳解:掛在反孔者嘴邊的是,“孔子一心想做官,孔子教學生也是要...

  • 13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2024.06.08 12:27